姜廷玉:毛泽东与新中国人民军队建设

发布时间:2017/08/0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适时提出了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国防军的历史任务,并提出了一系列建军的理论与原则,领导人民解放军建设完成了由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的转变、由单一军种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转变,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一、领导筹建海军、空军等技术军兵种,建设诸军兵种合成的现代化军队

  革命战争年代,人民解放军是一支单一的步兵型军队,后来虽然有了一些特种兵,但为数不多,且没有独立的领导机构。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环境的变化,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开始着手领导建设诸军兵种合成军队。

  毛泽东早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就指出:“我们的国防将获得巩固,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在英勇的经过了考验的人民解放军的基础上,我们的人民武装力量必须保存和发展起来。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

  1950年9月,毛泽东进一步强调说:“中国必须建立强大的国防

  军”,并把建立强大的国防军与建立强大的经济力量,作为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两件大事的重要地位。同月,毛泽东为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题词:“为建设强大的国防军而奋斗。”

  (一)“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就指出:我们一定要建设一支海军,这支海军要能保卫我们的海防,有效地防御帝国主义的可能的侵略。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即领导组建了海军领导机构,并任命肖劲光为海军司令员。毛泽东对肖劲光说:“有海就要有海军。过去我国有海无防,受人欺负。现在,我们把海军搞起来,就不怕帝国主义欺负了。再说,我们要解放台湾,也要有海军。”自此,人民海军就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新的军种。刚成立的海军十分弱小,毛泽东十分关心海军的建设,他一再强调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 1952年11月,毛泽东指出:“为了肃清海匪的骚扰,保障海道运输的安全;为了准备力量于适当时机收复台湾,最后统一全部国土;为了准备力量反对帝国主义从海上来的向我国的侵略,我国必须一个长时期内根据工业建设发展的情况和财政的情况,有计划地逐步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

  1953年2月19日至24日,毛泽东先后乘坐海军“长江”号、“洛阳”号军舰沿长江而下从武汉到南京视察海军部队。在视察期间,毛泽东接连五次为海军题词:“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视察期间,他一再对海军指战员说,我们的海岸线这么长,需要强大的海军;现在太平洋不太平,需要建设强大的海军;过去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大多是从海上来的,需要建设强大的海军。同年12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又提出要建设强大的海军。毛泽东十分重视海军的潜艇建设,他向世人庄严宣告:核潜艇一万年要搞出来。在他倡导下,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于1974年下水,实现了他的夙愿。

  毛泽东在他一生最后的岁月里,仍关心海军的建设事业。1975年5月,他对海军负责人说:海军要搞好,使敌人怕。海军党委专门给毛泽东写了报告,提出了海军的发展规划:“力争在十年内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毛泽东看了以后非常高兴,在海军的发展规划上批示:努力奋斗,十年达到目标。一年后,毛泽东离开了人间,上述批示成了他对海军建设的最后嘱托。

  (二)“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保卫祖国,准备战胜侵略者。”

  新中国成立之前,毛泽东就审时度势地提立建立人民空军的任务。他提出,1949年及1950年,我们应当争取组成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1949年10月,毛泽东任命刘亚楼为空军司令员,并批准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1950年2月,毛泽东与刘亚楼谈话,指示:“必须迅速加强空军力量。”同年4月,毛泽东为《人民空军》题词:“创造强大的人民空军,歼灭残敌,巩固国防。”这一题词,阐述了人民空军的任务。

  1950年6月28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讲话中指出:“我们打了几十年仗,就是对于头上的东西,没有办法对付,只得凭不怕死,凭勇敢,凭牺牲精神。然而在今天,我们有了建立和加强海空军的条件,因此也就应该着手建立起来。”

  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毛泽东作出组织志愿军空军迅速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决策。他提出,人民空军应边打边建、边打边练,反复强调实战锻炼对空军建设的重大意义,并多次指出:“要争取时间锻炼部队”、“应设法使更多的部队参加实战锻炼”,“必须迅速组织新部队参战,越快越好”,“哪怕求得打几次空战也是好的”,要多多培养有一定战斗经验的飞行员,注意保存有战斗经验部队的战斗实力和保存战斗英雄。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空军领导机关组织空军部队轮番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先后有10个歼击机师和2个轰炸机师经受了实战锻炼,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425架的辉煌战果。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的空军强国之一。”

  1952年2月1日,毛泽东看到空军关于志愿军空军第3师86天击落美机55架、击伤8架的作战情况报告后,非常高兴,亲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批语。

  据不完全统计,从1949年到1953年,毛泽东亲自批阅空军请示报告124件;在国家百事待举,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拨出专款为空军购买飞机、修建机场。 1952年2月14日,毛泽东还亲自与肖劲光等海军领导人商量,把准备购买舰艇的外汇转买飞机。可见,毛泽东对人民空军的建设的重视和关怀。

  1955年3月,毛泽东为空军首届英雄模范功臣代表大会题词:“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保卫祖国,准备战胜侵略者。”在毛泽东、中央军委的领导和关怀下,人民空军得以迅速建立起来,成为一支为世人所瞩目的空中力量,在夺取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捍卫祖国领空安全和解放一江山岛等沿海岛屿以及打击国民党军飞机窜扰大陆等作战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毛泽东、中央军委的领导下,人民解放军从新中国成立后至60年代,不仅建立了海军、空军,还相继建立了炮兵、装甲兵、防空部队、工程兵、铁道兵、通信兵、防化学兵、第二炮兵等军兵种领导机构,逐步实现了由单一步兵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的转变。

  二、重视创办高等军事院校,为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培养人才

  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需要有一大批具有高度政治觉悟和现代军事素质的人才。自50年代初起,随着建设现代化正规化国防军任务的提出,毛泽东为对建设现代化军事院校十分重视,亲自过问军事院校筹建事宜,抽调高级将领筹办军事院校,并为几所重点院校写了训词,规定办校的指导思想和方针。

  1950年7月,中央军委会议研究了军事院校建设问题。会后,毛泽东批准的军事院校建设方案确定:以战争年代创办的学校为基础,改建、新建一批适应培养现代作战人才的各类院校,包括创办一所全军性综合陆军大学,将各战略区原有的军政大学、军政干部学校和各部队的随营学校改建为高级步兵学校、初级步兵学校和专业技术学校,各军兵种新建一批专业学校等。

  毛泽东亲自选帅点将担任军事院校领导,筹划军队高级院校的建设。1950年7月,毛泽东批准刘伯承提出办军事院校的请求。10月,急电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希望你速来京主持筹建陆大。”11月13日,刘伯承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提出《关于创办军事学院的意见书》,建议将拟议中的陆军大学改名为军事学院。毛泽东批准了这个报告。11月30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刘伯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1951年1月,军事学院正式成立。毛泽东为军事学院成立题词:“努力学习,保卫祖国。”1952年7月10日,毛泽东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名义对军事学院发表训词,充分肯定军事学院的教育成绩,并祝贺第一期学员毕业。训词指出:“军委希望你们在建设正规化、现代化的国防部队的光荣事业上,继续努力;并希望通过你们的努力,把建设正规化、现代化的国防部队的精神,贯彻到所有部队中去。” 1956年1月11日,毛泽东还到南京视察军事学院,听取了院长刘伯承的工作汇报,并接见院、部、系的领导干部、各教授会的主任及在该院工作的苏联顾问。

  为了加强人民解放军的后勤工作,训练全军团以上后勤领导干部,1952年5月16日,毛泽东发布命令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命令指出:“为了国防建设需要,及时培养后勤干部,加强后勤领导,特决定军委创立后勤学院。”毛泽东抽调东北军区后勤部长兼政治委员李聚奎任后勤学院院长,筹建后勤学院。毛泽东在1953年1月31日给后勤学院的训词中,进一步强调了后勤工作的重大意义,指出:“对于现代的军队,组织良好的后方勤务工作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1953年2月1日,后勤学院举行开学典礼暨成立大会。后勤学院成立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培养出了一大批中高级后勤指挥人才,适应了部队后勤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1952年6月23日,中央军委发布关于调整全国军事学校的命令,对全国陆军军事院校进行统一调整,并决定建立人民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毛泽东抽调志愿军副司令员宋时轮任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治委员。1953年1月7日,毛泽东亲自为总高级步兵学校写了训词。训词指出:“你们的学习和教学负有伟大的责任,因为你们应当成为全军在步兵方面掌握现代军事技术的模范和领导者。希望你们团结一致,努力学习和教学。” 1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在南京成立。总高级步兵学校成立后,使其担负起了为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培养中级指挥员和参谋人员的任务。

  1952年3月,毛泽东批准同意总参谋部《关于成立军事工程学院的报告》。同年6月,毛泽东和中央军委调志愿军代理司令员陈赓从朝鲜前线回国担任军事工程学院院长。1953年8月26日毛泽东为该学院题写的训词。训词指出:“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国防,我们的陆军、空军和海军都必须有充分的机械化的装备和设备,这一切都不能离开复杂的专门的技术。今天我们迫切需要的,就是要有大批能够掌握和驾驭技术的人,并使我们的技术能够得到不断的改善和进步。军事工程学院的创办,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个迫切而光荣的任务。”军事工程学院的创办,为人民解放军培养了一大批现代军事工程技术人员,有的参加了两弹一星的攻关,有的成为人民解放军现代化建设的骨干。

  为了培训人民解放军中、高级政治工作干部,1951年12月,毛泽东批准创建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1954年11月11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任命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兼任政治学院院长。1956年3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举行授旗、开学典礼。政治学院建成后,为全军有效地加强政治工作建设,适应现代化建军和作战的需要,造就了一大批政治工作人才。

  在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领导下,人民解放军逐步形成了比较完整的高等军事院校教育体系,培养了一大批具有现代战争知识的军事、政治、后勤干部和专业技术干部。至1953年,全军共建成各级各类军事院校100余所,为培养军队现代化正规化所需人才创造了条件。

  三、颁布实施正规化的军事制度,加强人民解放军的正规化建设

  建立正规化的军事制度,是建设正规化现代化革命军队的一个重要方面。革命战争年代,由于长期处于分割状态,部队的规章制度都是各战区自己制定。新中国成立后亟须取得统一。毛泽东指出:“全国胜利后,为了实现国防军正规化近代化的新任务,统一编制,统一装备,统一动作,统一制度就成为全军的一致要求。”

  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央军委首先抓了共同条令的制定工作,指示军委训练部成立编修委员会,编写了共同条令。1951年2月1日,经毛泽东批准,总参谋部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草案)》、《纪律条令(草案)》和《队列条令(草案)》颁布全军试行。毛泽东以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名义在批准颁发上述三个条令(草案)给各大军区、各特种兵首长指示中指出:“兹制定队列条令草案、内务条令草案及纪律条令草案,着由总参谋部颁布全军试行。”“俟我各部队在实际体验中提出意见,经军事训练部加以收集并予以修改后,再送军委主席核准,然后正式下令颁布。”经过两年多的试行和征求意见,编修委员会对上述三个条令(草案)进行了修正。1953年5月1日,毛泽东以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名义颁发试行。1958年,毛泽东将三大条令正式颁发全军执行。三大条令的颁布和执行,有力地促进了部队的正规化建设。

  建立正规化的军事制度,必须实行统一的指挥、统一的制度、统一的编制、统一的纪律、统一的训练,使部队有高度的组织性、计划性、准确性、纪律性。毛泽东强调指出:“与现代化装备相适应的,就是要求部队建设的正规化,就是要求实行统一的指挥、统一的制度、统一的编制、统一的纪律、统一的训练,就是要求实现诸兵种密切的协同动作。”“必须加强整个工作上、指挥上,而首先又应该是从教育训练上来培养的那种组织性、计划性、准确性和纪律性。这是建设正规化、现代化的国防部队所不可缺少的重要条件之一。”

  1953年12月,经毛泽东批准并指导召开的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明确提出我军实行义务兵役制、军官薪金制、军衔制三大制度,以加强军队的正规化建设。

  在革命战争年代,人民军队是靠动员群众自愿参军扩大兵员的,参军之后,长期在军队服役。全国政权建立后,要求人民解放军要有相当数量的现役部队,国家还要积蓄雄厚的训练有素的预备兵员。因此,必须实行一种新的兵役制度,即义务兵役制。1955年7月30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同日,毛泽东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予以颁布。《兵役法》主要是改志愿兵役制为义务兵役制,凡年满18岁至40岁的男性公民,身体、政治合乎条件的都要服现役或预备役;对预备役军人要进行登记、统计和集训;高级中学和高等院校学生实行军训。《兵役法》的颁布实施,是国家军事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既加强了军队建设,增强了国防力量,也有利于国家的经济建设。

  新中国成立前,人民解放军长期处于农村游击战和运动战的环境,全军上下都过着艰苦的生活,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要靠自己筹粮筹款,甚至动手生产,才能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供给。建国初期,军队虽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干部的物质待遇也有较大提高,但实行的仍是供给制。1954年11月,经毛泽东批准,国防部颁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薪金、津贴暂行办法》,决定从1955年1月起开始实行薪金制度。人民解放军长期实行的供给制为军官薪金制所代替。《暂行办法》规定,干部薪金由级薪和军龄补助组成。士兵仍实行供给制,另给予一定的津贴费。薪金制的实行,体现了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对改善军官的物质生活待遇,鼓励军官的积极上进,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了适应现代战争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的要求,为了加强人民解放军的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实行军衔制已势在必行。1953年1月9日,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实施军衔制度准备工作的指示》。同年9月,彭德怀给毛泽东的报告中说:“军衔主要是确定每一个军人在队列中的地位和职权,以便按职责条令的规定,行使职权,同时又是国家给予军人的一种荣誉,以鼓励其在军队中的工作和上进心。”1953年12月至1954年1月,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明确提出我军实行军衔制。

  1955年1月,中央军委发布《关于评定军衔工作的指示》。2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服役条例》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毛泽东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名义签署命令,公布执行。条令对军官的来源和条件、军官职务任免原则、军官的权力和义务、军衔的评定(军衔定为尉官、校官、将官和元帅4等14级)都作出了明确规定。规定人民解放军于1955年10月1日开始正式实行军衔制度。

  元帅和大将的授衔名单,是由中共中央书记处提名,经过政治局审议确定,最后由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在初步方案中,毛泽东被提名为授予大元帅军衔,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为元帅,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等为大将,并为他们授勋。但在讨论元帅军衔时,毛泽东坚持不要元帅军衔,不要勋章。这事在一次人大常委会上还引起了热烈讨论,许多人大常委会委员纷纷发言,认为毛泽东等领导同志,是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领导者,指挥过许多重大战役,为军队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都享有祟高的声誉,应该给他们授衔授勋。毛泽东在革命战争中功劳最大,应该授予大元帅军衔,并授予三个一级勋章。大家一致要求给毛泽东授予大元帅军衔。

  当国防部长彭德怀、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等向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汇报授衔授勋方案时,毛泽东听完汇报后说:你们搞评衔,是很大的工作,也是很不好搞的工作,我这个大元帅就不要了,让我穿上大元帅的制服,多不舒服啊!到群众中去讲话、活动,多不方便啊!依我看呀,现在在地方工作的,都不评定军衔为好!

  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主动提出不要军衔的高尚风格,对广大指战员正确对待荣誉、正确对待自己对革命的贡献、正确对待自己所定的军衔,起到了深刻教育和表率作用,带动了全军军衔评定工作的顺利进行。

  1955年9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给元帅授衔典礼在北京中南海隆重举行。毛泽东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命令状”授予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授衔完毕后,毛泽东又将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授予10位元帅。同日下午,国务院亦举行授衔授勋典礼。周恩来总理分别把授予大将、上将、中将、少将军衔的命令状和勋章,授予粟裕、徐海东、黄克诚、陈赓、谭政、肖劲光、张云逸、罗瑞卿、王树声、许光达等在京的将军。

  此后,各总部、各军区、各军兵种也相继举行了授衔授勋仪式。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正式实行军衔制,在正规化建设的道路上迈出新的步伐。

  四、号召开展正规军事训练,提高人民解放军现代化作战能力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为适应战争的需要,1950年12月3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主席的名义指示全军:“现为适应目前形势的发展,需要加紧部队的军事训练。”并要求提高了部队军事训练教育的时间比例。毛泽东号召全军要“开展正规训练,迅速提高人民解放军现代化作战能力”。

  从1953年6月起,全军贯彻毛泽东关于要“开展正规训练”的指示和中央军委颁发的战斗训练命令,积极开展以战斗训练为主的正规军事训练。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部队开展正规化训练,取得了显著成绩,在执行战备任务和军事演习中,表现出良好的军事素质。

  全军广泛开展群众性练兵运动,涌现出大批神枪手、技术能手和一专多能人才。为提高诸军兵种协同作战能力,经毛泽东批准,人民解放军还在辽东半岛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抗登陆战役演习。

  1962年,鉴于当时国际形势比较复杂,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央军委发出“备战整军,增加全训师,大搞训练”的指示。按照这一指示,全军积极开展了渡海登陆、抗登陆作战训练和高原、山地训练,以及近战夜战训练、游泳和武装泅渡训练。

  在全军开展军事训练中,南京军区某部副连长郭兴福的把练思想、练作风和练战术、练技术有机结合起来的练兵方法,受到叶剑英的肯定。叶剑英向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写报告,建议军委向全军推广郭兴福教学法。

  毛泽东仔细看了这份报告。当他看到报告中“把兵练得思想红、作风硬、技术精、战术活,而且身强力壮,一个个都像小老虎一样”这段话时,拿起红铅笔在这段话底下画了一条杠。他高兴地说:“这一条我最感兴趣。”叶剑英的报告中还写到:“郭兴福教学法继承了我军传统的练兵方法”,毛泽东又说道:“郭兴福教学方法,不仅是我军传统练兵的继承,主要是在新条件下的发扬。”毛泽东看完这份报告后,大加赞赏地对总参谋长罗瑞卿说:“叶帅找到了一个好办法。”

  1963年12月,中央军委向毛泽东提交了关于在南京军区召开推广郭兴福教学法现场汇报会的报告。毛泽东仔细审阅了这个报告,指示说,到会的多是“后排议员”(指机关部门的领导和各单位主抓军事训练的副职领导),难以推广,必须让“前排议员”(指各单位主官)到会,一把手要亲自抓。

  1964年1月,总参谋长罗瑞卿在南京主持召开现场会,向全军推广郭兴福教学法。随后,一个深入广泛的群众性练兵运动在全军范围内兴起。同年春,为检阅几年来的训练成果,中央军委决定举行一次全军范围的比武活动。

  6月初的一天,毛泽东看到全军的比武情况简报,他了解到几个月来,全军学习郭兴福教学法,掀起了群众性的大练兵热潮,军事训练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他还从简报上得知,老帅们下到了训练场上,许多中央领导都分别观看了几场军区比武表演,便拿起笔来在简报上批到: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不邀请我也看看呢?

  6月15日,毛泽东在刘少奇、董必武、朱德、邓小平、彭真、陈毅、贺龙、聂荣臻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陪同下来到北京西郊射击场,观看济南军区和北京军区尖子分队比武表演。比武汇报的第一个项目是半自动步枪、冲锋枪精确射击和轻机枪速射表演。

  射击完毕,毛泽东让工作人员把射击手的枪拿来看看。随后,罗瑞卿将一名射手使用的半自动步枪递给毛泽东说:这是我们国产的半自动步枪,现已装备部队。毛泽东端起枪瞄了瞄,一名记者迅速按动快门,摄下了这一重要的历史瞬间。

  毛泽东放下枪,高兴地说:“神枪手是练出来的。”“子弹可以多造一些,要多打,多练,平时多用一些子弹,打起仗来就省子弹了,打得准嘛!”毛泽东还对贺龙说:“要注意多搞夜战,近战。”听到这里,贺龙告诉毛泽东:“今天晚上,主席可以看看他们‘夜老虎连’的表演。”毛泽东问道:“什么叫‘夜老虎连’?”贺龙答道:“就是专搞夜间训练的连队,现在他们每个团都有这样的连队。”毛泽东高兴地说:“好,就是要搞夜战,搞近战,训练部队晚上行军,晚上打仗。”

  毛泽东观看完侦察兵表演,对侦察兵的陆上功夫表示满意,他认为侦察兵还应有水下功夫,因此,他指示:“部队要学游泳,单靠游泳池不行,要学会在江海里游。不经过大风大浪不行。”

  晚上,毛泽东观看完夜间课目表演后,对身边的军委和军区领导说:“训练部队晚上行军,晚上打仗。”“要多练习,要注意普及”,“战士的身体要很好,体力要好。”“过去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白天是敌人的,晚上是我们的,抗美援朝战争也是这样。今后战争,我们还是要在晚上和敌人打。‘夜老虎连’要普及,现在可以一个营先搞一个连,将来要使全军都成为‘夜老虎连’,这样打起仗来,天下就是我们的了。”军区的领导向毛泽东汇报说:“每一个战士都要有自己的一套过硬的本领。”毛泽东接过话说:“练武还要练文,注意学文化。”

  6月16日下午,毛泽东等来到十三陵水库。他在接见参加中央工作会议的人员时提出:大区书记要抓军队,不能只要钱不要枪。当晚,毛泽东观看了模拟海岸防御演习。随后,毛泽东不顾疲劳,又到羊坊观看了炮兵和坦克分队的表演。

  毛泽东在两天的参观军事汇报表演中,看到部队通过大练兵、大比武,军事训练取得了很大成绩,十分满意。他不仅在参观军事汇报表演中即兴讲话,作了很多重要指示,还在不久的一次谈话中说:“看了北京、济南军区的‘尖子’部队的表演,很好。要在全军中普及,光有‘尖子’部队是不够的。普及要很快布置,要抓紧这个工作。”

  为了落实毛泽东的指示,中央军委召开了常委会,并将毛泽东指示向驻京部队机关和高级干部进行了传达。总参、总政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三手”活动的情况报告》,要求全军把群众性练兵和争创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活动结合起来,掀起一个更大规模的比、学、赶、帮、超的群众性大练兵活动。

  毛泽东和中央领导亲临比武现场观看军事训练汇报表演,极大地鼓舞了全军指战员的练兵热情,全军大练兵活动不断高涨,各军区相继展开了比武。全军军事大比武,有力地推动了部队军事训练的展开,促进了战斗力的快速成长,在人民解放军训练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60年代末、70年代初,毛泽东提出“要准备打仗”,号召全军“要严格要求,严格训练”。全军部队开展了野营拉练、“三打三防”练兵运动,大办教导队,有力地提高了部队的训练水平和作战能力。

  五、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重申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

  建设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必须加强党的领导。新中国成立后,军队建设内容变了,军队的性质并没有变,人民解放军仍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人民军队。

  加强党的领导是建设现代化革命军队的根本保证。1954年9月15日,毛泽东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式讲话中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指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七十年代,毛泽东又重申:“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按照毛泽东的指示,1953年底召开的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强调,建设现代化革命军队,在组织方面,实行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一切重大问题,先由党委会讨论做出决定,再由主管首长负责组织实施和检查执行情况。实行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是党领导军队的一项根本制度。

  按照毛泽东关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思想,1954年颁布的《政工条例(草案)》明确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组织者。人民解放军必须坚决地为着党的纲领、路线而奋斗。

  毛泽东根据形势的发展,要求各级地方党委要抓军事,强调军队必须放在党委的领导和监督之下,这是我军的优良传统。根据毛泽东的指示,1958年4月,中共中央专门就军队领导关系问题发出指示,指出:为了加强地方党委对军队的领导,继续贯彻执行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的军事系统和地方党委对军队的双重领导制度,规定省军区、军分区、人民武装部是地方党委的军事工作部,受同级地方党委领导,地方党委书记兼任同级军事机构的政治委员。这种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的军事系统和地方党委对军队的双重领导制度,体现了党领导军队的原则,是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项重要措施。

  毛泽东十分重视军队的政治工作,他认为,革命单靠军事不行, “单有军队,单会打仗是不行的”,“重要的是政治、根据地、人民群众、党、统战工作,只有会做政治工作的人才会打仗,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打仗。无产阶级革命军队跟资产阶级军队不同,它是人民的军队。”

  为了适应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需要,1954年4月15日,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共中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草案)》。毛泽东在审批《条例(草案)》时,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政治工作,是我军战斗力量的保证”改写为“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重申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把政治工作的重要地位鲜明地提出来了。《政工条例(草案)》,是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解放军的第一部政工条例。它系统地总结了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的历史经验,联系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实际,对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的性质、任务、职责、组织形式、工作作风,与各方面的关系,以及军队现代化建设中的一些根本性问题,都作了明确的规定。

  毛泽东强调在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过程中,要加强政治思想工作,要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的作用,保证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建设的顺利进行。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关于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理论,发展了其革命战争年代关于人民军队建设的理论,有力的指导和推动了人民解放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从而使人民解放军担负起防御帝国主义侵略,保卫人民革命和国家建设,保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使命,成为捍卫社会主义祖国的钢铁长城和坚强柱石。

  毛泽东关于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加强海空等技术军兵种建设,提高我军现代化水平;加强军事院校建设,培养具有现代军事素质的人才;大力开展正规军事训练和群众性练兵运动,提升我军现代化条件下作战能力;加强我军正规化建设,依法治军等重要理论,对于新时期深入推进政治建军、改革强军、依法治军,强化练兵备战,贯彻“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强军目标,为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申宁_DW002

标签:毛泽东 新中国 人民军队


主管:中共澳门星际娱乐场省委    指导:中共澳门星际娱乐场省委组织部 中共澳门星际娱乐场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澳门星际娱乐场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 澳门星际娱乐场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澳门星际娱乐场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澳门星际娱乐场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澳门星际娱乐场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